丝瓜向日葵app下载ios

“陈教授,您好,您好,请坐,请上座”

“陈宇小友,你这也太客气了吧,我的身份可没有那么尊贵。”

“哪里,哪里,陈教授,深城有今天,您在其中有着巨大的功劳。”

这位尊贵的客人是陈宇本家,名希天。

前几天秘书说有一位叫做陈希天的武省大学教授想来环宇科技参观时,陈宇当时还不知道这位陈希天是谁。不过,随后竹子将一篇名为《东方风来满眼春》的文章递给陈宇时,陈宇差点吓尿。

这位陈希天,正是《东方风来满眼春》这篇文章的作者。

92年首.长来到深城考察,陈希天就是当时陪同一起的记者。

参观完毕,陈希天将首.长在深城考察的内容写成了这一篇《东方风来满眼春》的文章。

该文章一经发布,改革开放的浪潮滚滚而来,再也不能阻挡。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一篇文章,无数的弄潮儿,无数的商业大亨,无数的精英……来到深城,开创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也正是因为这一篇文章,中国的改革开放才真正的深入人心。

可以说,改革开放能到今天这般地步,深城的发展能到今天这一个地步,这篇文章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这样的一位人物,陈宇哪敢不尊敬。

清纯甜美日系装扮软萌妹子户外风景浪漫写真

“千万别这么说,改革开放是心之所向,更是首.长与全国无数民众一起推动的,我只是当时的见证者。”

“不管怎么说,也正是因为有了您这篇文章,大家对于改革开放才更有了信心。”

“不是因为我这篇文章让大家更有信心,是大家更深刻认识到了国家改革开放的决心。”

“陈教授,您真是太谦虚了。”

“有什么谦虚,这本来没有什么嘛。”

陈希天以前是在东风汽车的职员,直到40多岁才成为记者。

当时写这一篇文章的时候,陈希天已经50多岁了。

如今十几年过去,深城的变化早已经天翻地覆。

“陈宇,你们环宇科技最近一直都在抢头条呀。”

“我们也不愿意。”

“呵呵,你可是说了,你定了个小目标,准备拿一个全球首富再说。”

“陈教授,我这,我这……我这全是开玩笑。”

在别人面前,陈宇自然可以装装逼,可在这样的人物面前,陈宇哪敢随便说话。

这当然不是畏惧,这是对于陈希天的尊敬。

“什么开玩笑,我看就可以嘛。”

陈希天让陈宇不要这么紧张,微笑的说道:“环宇科技做为我国互联网计算机it这一块的代表,我认为诞生一个全球首富也无不可。”

“陈教授,当时说这话的原因主要是想炒作。当然,我也想将环宇科技的名气再提升一步。”

“可以理解。”

陈希天点点头:“通过上市提升企业价值,我觉得可行。”

说完,陈希天话锋一转,却是说道:“陈宇,听说你们有意纽交所上市?”

“这个……”

陈宇看了看陈希天,并没有直接回话。

他还不知道陈希天今天来这里的意思呢。

“陈教授,您的意思呢?”

“纽交所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融资平台,也确实对于提升环宇科技的名气品牌有着巨大的帮助。不过,也并不是只有纽交所才可以上市。”

说到这里,陈宇大致知道陈希天来这里的用意了。

不过,陈宇还有几个地方不明白,然后问道:“我们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其他的证券交易市场。拿港交所来说,虽然港交所也不错,但他的承载力一般,我估计他们很难接得下我们环宇科技这般体量。”

环宇科技虽然不是整体上市,但哪怕就是分拆上市,他也是一个恐怖的体量。

随便拿一个子公司,都将创造一系列的记录。

当然,陈宇直接说港交所不提上交所,其实也只是试探一下陈希天的意思。

对比港交所,上交所这一块就更大限制了。

不说其他,估值这一块,那可能就给你打个半折。

“港交所虽然体量没有纽交所大,但香港也是全球四大金融中心之一。而且香江离深城很近,这对于你们也有利。至于上交所……”

陈宇的意思陈希天怎么会不明白。

陈宇虽然没有提到上交所,但陈宇其实也想寻问有关于上交所这一边的问题。

“上交所成立时间不长,从成立到现在仅仅只有16年的历史。在这其中,上交所还有许多的缺点,也还有许多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但整个市场一直都在快速发展,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当年首.长说的一句话?”

“什么话?”

“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也可以快关,也可以慢关,也可以留一点尾巴。怕什么,坚持这种态度就不要紧,就不会犯大错误……”

“当然记得,这是首.长在深城考察时说的话。”

“所以,这些年我们的证券市场其实也无比印证了首.长当年说的话。虽然他还有很多的不足,但一直都在成长。而在他成长的当中,我们也可以一点一点不断解决这些问题。”

“明白了,谢谢陈教授指点。”

“这算什么指点,要说对于未来,对于市场,你们这一些年轻人比我们这一些老家伙看得更为清楚的多。我们也就是有一些经验,所以今天就与你分享一下。当然,具体环宇科技怎么选择,我其实是尊重环宇科技的。这不是套话,上头说了,只要是符合环宇科技自身发展利益的,上头都会给予支持。”

“谢谢陈教授。”

陈宇向陈希天敬了一杯茶,然后说道:“陈教授,我决定,我们将在上交所上市。”

“陈宇,你别这么快回复我,我希望你们认真考虑之后再回复我。刚才已经说了,今天来只是给你建议,不是什么上头命令,也没有什么任务,你也不必有什么压力。”

“陈教授,您误会了。其实我们早就决定在上交所上市了。虽然沪市证券交易市场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我相信,这一些问题迟早会解决。而且,我也很愿意到上交所上市。我更为希望看到的是,我们所有股民都能享受到环宇科技发展的福利。”

这是陈宇的真心话。

要说上市,陈宇第一个就想到国内上市。

除了打响环宇科技招牌之外,陈宇也想让环宇科技成为沪市证券交易市场的定海神针。

“陈宇,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陈宇点头:“陈教授,可能您不知道,我之所以选择国内上市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我也想还债。”

“还债?”

陈希天不解:“你还欠别人钱?”

“或许陈教授您不知道,当年我们为了让京东方融资,在股市里可是坑了不少股民。”

“你说京东方……哈哈哈……”

这一说,陈希天差点被呛着。

“陈宇,你这小家伙,哈哈哈,哈哈哈……”

京东方怎么坑股名的事情,陈希天自然是知道的。

他可是香江商报的总编。

对于股市自然很是。

每每他们聊起京东方的时候,每每只能摇头苦笑。

只是他们也知道,京东方要发展,没个几千亿是不可能的。

京东方也是被逼无奈,这才出了这样的坑人法子。

看看陈宇,为了融资,他在京东方的股份都稀释到十几个点了。

如果按一般陈宇的个性,他哪里愿意。

还不是为了让京东方生存下去。

“我算是服了你。”

陈希天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既然你们早就考虑了国内上市,那就再好不过了。行了,我先回去了。”

“陈教授,这么急,要不到深城走走?”

“不了,我还得回去向上头交差呢?”

“您不是说这一次来不是任务吗?”

“不是任务也得交差呀。”

陈希天笑着说道:“等你们上市那天,我再来给你们捧场吧。”

“太好了。有陈教授您来,我相信当天我们的股票必然大涨。”

亲自将陈希天送出,陈宇这才有些不舍的回到办公室。

东方风来满眼春,陈希天见证了那个历史。

而今天,陈宇正享受着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巨大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