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污片的丝瓜视频

纪雪豪跟红麒从屋顶飘下去的时候,屋檐下一片寂静无声。

倾羽已经逃离了偷听现场。

即便如此,也挡不住今晚的月色浪漫。

红麒回了屋,看见桌上有一个药盒,还有一张字条:“大师兄,这是我新研制的祛疤膏,试试。”

他勾唇一笑,能得她如此挂念,即便是出自师兄妹的情意,也足够了。

而纪雪豪没有回自己的房间,他在小厨房里亲自煮了一碗面,端到了倾羽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倾羽。”

“啊,我已经睡了!”

她有些慌张地说了一句,紧跟着,刚刚还亮起的房间,就被她吹灭了烛火,陷入一片黑暗中。

纪雪豪无奈一笑,又听里面传来一阵长凳倒地的声音,还有她摔倒的娇呼声:“啊~!”

推开房门,他借着清华的月色将面放在桌上,从怀中取出火折子迅速将桌上的蜡烛点燃,地上的倾羽跟凳子一起倒地,显得楚楚可怜的。

他瞧着,也不说话,端起茶盏给自己倒了一杯,内力烘热了,慢条斯理地喝着。

落杯后,一脸诧异地望着她:“咦?怎么一直坐在地上,不起来?”

丰满美女白嫩美乳惹人醉

倾羽的脚扭伤了。

她瞪着他,之前偷听到的感动都消散了:“看不出来我摔倒了吗?”

“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摔倒呢?不是说,已经睡下了吗?”说着,他恍然大悟地望着她:“倾羽,什么时候得了梦游症?这可不好。”

“,快扶我起来啦!我脚好痛!”她终于喊出声了。

纪雪豪微微一笑,起身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温柔地将她放在床边,褪去她的鞋袜,当他看见她红起来的脚踝,却是笑不出来了。

才这么一会儿都红了,只怕再过会儿就该肿了。

“明明没有睡,干嘛跟我说睡了?可以躲着天下所有人,独独不能躲着我,现在好了吧,自作聪明地吹灭了拉住佯装睡觉,却把自己绊了一下。疼吗?”

“当然疼啦!”

纪雪豪却是在她红了的地方摁了一下,惊得她哇哇叫:“啊~!疼!”

他面无表情道:“记住这个教训!我们是要成亲的人,我便是丈夫,以后不许躲我!”

倾羽:“……”

真是个霸道的男人!

他从她床边离开,洁白的靴子踏在屋外,鞠了一捧干净的白雪回来,给她冰敷在脚踝上。

倾羽冻得缩了一下脚脖子,却感觉疼痛明显缓解了不少。

他又将她的身子抱到桌前,筷子递给她:“吃面,我帮擦药。”

“药奴这个时候都该歇息了吧?”她自言自语着,拿着筷子搅了搅面,却发现这面里隐约有股糊味!

眼珠子转悠了半天,她忐忑地猜想:这该不会是他煮的面吧?

小丫头尝了一口。

表情有些僵硬地咽下去了。

而纪雪豪,将两瓶药膏放在桌上,坐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将她的小脚放在自己的腿上。

她每吃一口,他都会小心翼翼观察她的表情。

终于,抠了一块透明的清凉的药膏,在她脚脖子上均匀抹开,他问:“咳咳,味道怎么样?”

倾羽眯眼笑:“很好啊,很符合药奴一贯的水准。”

其实呢,她很想问,他是不是把糖当成盐了啊,她出生到现在,只怕还没吃过这么甜的面。

棒棒糖是甜的,她喜欢。

糖醋排骨是甜的,她喜欢。

面条是甜的……这滋味……

苍天啊!

纪雪豪笑了:“嗯,喜欢吃就好。”

擦了药,他用内力帮她把药膏的成分逼入皮下迅速吸收,看见红红的部位渐渐消退,这才安心。

拿过鞋子给她穿好,他温声道:“早些休息吧,明日还要练习鞭法。”

将她送入温暖的被窝里,给她掖好被子,他转身就要离去。

不染纤尘的身影踏步出去,他刚刚关上房门,便听见她在里面极其小声地细语着:“妈呀,甜死我了!”

纪雪豪没听懂。

以为她说的不是面,而是这样的生活太过甜蜜。

嘴角勾起,他隔着门板对着她扬声道:“我明天接着给做!”

倾羽:“……”

平静的生活就这样按部就班展开了。

红麒接着养伤,偶尔也会锻炼一下身手,纪雪豪不提内力跟他过招太极拳,两人就单纯的武功招式来说,还算不相上下。

但是红麒心里是清楚的,他没有纪雪豪那样的奇遇,所以要是拼内力,他自叹不如。

转瞬间,七日已过。

尊者给他们各自收拾行装,还道:“雪豪修的不死之身,每日一粒固有丹药,即便不食也无妨;麒儿却是要一日三顿按时吃饭的,两人的包袱里都放了干粮,雪豪,关键时刻,要多多帮衬着他一点。”

纪雪豪当即郑重道:“师父放心,我与大师兄、必然会肝胆相照、兄弟齐心!”

红麒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嘟噜了一句道:“谁要帮啊,没准到时候还要我救呢。”

纪雪豪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看着两位美少年踏着白雪飘摇远去的美景,倾羽忍不住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替他们祈祷着。

待再也看不见他俩的身影,她转过身,一脸期待地望着尊者,笑颜如花:“师父!我的那个任务,就是那个最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啊?”

尊者眼神有些闪烁,捻着花白的胡须沉默了一会儿,道:“哦,的任务啊。”

“嗯,是啊,是什么啊?”她依旧星星眼地巴望着。

尊者望着她,扑哧一笑:“的任务就是乖乖等他们回来啊!只有平安无事,好吃好喝地养着,他们才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勇往直前啊!”

时至今日,她才知道自己被尊者给涮了!

“师父!,怎么可以欺骗小孩子呢?会张长鼻子的!雪豪说了,骗人会变长鼻子的!”

“哈哈哈,好了,不气不气了,他俩去了,为师刚好心教鞭法跟医术。”

倾羽嘟着小嘴,愤愤不平。

可是纪雪豪跟红麒已经飞远了,她根本不认得去皇陵的路!